白云乡 | 艺术观点 | 艺术点评 | 在线画展 | 艺术活动 | 联系我们
 
 
 
《岁月无声》赏析
佳木
  白云乡画山水,但他不画寒山萧寺,不画烟村荒树,不画板桥霜月,不画旅人樵夫。他专画太行山的温温长坡。偌大的一个画面上,扑面而来的就是一大堆黄褐色山石、沟壑、梁昴、岩壁搅缠在一起,从山脊汹涌而下的坡体,没有一棵树,没有一丝绿色,没有一处人烟,连一点自然界的生命都没有。远处阴沉沉的天幕下,绵延的是古老长城颓败的城墙,坍塌的烽火台,石断墙残,一派沉寂,一片荒凉。沉寂、荒凉了一千年、一万年……
  但是,你能说就没有生命吗?你看这满眼黄褐色的、倔强的岩石和沟壑,分明就是一团团向天奔涌的波浪,波浪凝固了,变成了昂扬的山脉,裸露着的,是被岁月剥蚀、被天水冲刷、被长风撕裂、被雷电撞击的伤痕累累的硬石,这是中华民族的铮铮铁骨。它擎起的是天宇,承载的是灾难;而掩藏的是幽深的、凝重的,和黑暗搅缠在一起的,像地火一样运行的沟壑,这是中华民族不屈的灵魂。它包容的是屈辱,内含的是万古不屈的信念。你看那残破的烽火台,它屹立在山巅,守望了一万年,它的身躯就是岁月的化石,它和这面坡相依相融,浑然一体,它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见过太多的杀戮,嗅过太多的血腥,听过太多的连营号角,朔风刁斗。当一切厮杀、呐喊都全然无声后,它还在山巅守望着,守望着它身后的大地山河。在月沉星稀的长夜,它和这面山坡一起共同吟唱着一首荡气回肠的无字歌……当你对这幅画作投入一种滋味悠长的品赏后,你难道不觉得,白云乡在这面山坡上,用他充满张力的笔墨,书写的不就是我们中华民族饱经忧患的命运和百折不挠的精神吗?
  白云乡画了十几年的太行大坡,许多次的进出写生,他探寻的目光总是打量着这面荒坡,面对着一方宣纸,它的万千思绪和感触也总是凝聚在这一面荒坡上。四野荒荒、朔风荡荡,一种穿越历史、穿越时空的声音震荡着画家的心扉,凭着浓厚的感情积淀,画家总是选取山坡的一个局部,拉近,满构图,淋漓挥洒,纵横开阖。就拿这一种摄人心魄的空静之境,一种气吞万里的夺人气势。十几年来,白云乡和太行坡地结下了不解的情绪。我们看到,一个个体的艺术生命在这面无人理会的荒坡上展现出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