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乡 | 艺术观点 | 艺术点评 | 在线画展 | 艺术活动 | 联系我们
 
 
 
在实写中表现精神
邵大箴
  传统中国画的原来形态和发展到今天的形态,大致可以归入两类:实写的一类和自由书写的一类。所谓实写,就是画得比较严密,画风严谨,构画饱满,尺幅较大;所谓自由书写,就是画得逸笔草草,用较多的虚拟手法来表达意思、抒发感情。元以前的中国画,实写的画风占有很大的比重,元之后的文人画,自由画写之风盛行。实写与自由书写两种风格,孰优孰劣,很难说得清楚。我们面对宋代许多大师创造的属于实写类型的中国画,常常对他们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和缜密求实的精神,表示无限敬佩。同样,我们欣赏明清许多文人画家的精品,也为他们的自由想像力和活泼的创造精神感叹不已。只要作品真正有精神内涵,表达了时代的情感,实写也好,自由书写也罢,都是值得肯定的。何况中国画中的实写与自由书写都是相对而言的,两者之间没有截然的界限,都是属于写意的范畴。再者,所谓实写,只不过是更注意客观物象的描绘而已,并非不要抒发自己的主观情感;反之,所谓自由书写,也不是完全脱离物象天马行空的任意发挥,而是在观察、体验的基础上,用简练的语言表达自己的灵性和心情。当然,实写一派中有拘泥于客观物象的形似而忽视精神表现的;自由书写一派中也有过分简率而缺乏艺术感染力的。在当代山水画中,我以为李可染的大多数作品属于实写类型的,齐白石中年时代的不少山水画属于自由书写类型的,而黄宾虹的作品则介于这两者之间。李可染在实写之中用了不少虚拟的笔墨,他的画实实虚虚,以实代虚,变化无穷,精妙之极,是实写派在现代的极大发展;齐白石中年时代的山水,虚中有实,以虚代实是自由书写山水中难得的佳作。黄宾虹,在虚实之间遨游,把笔墨情趣发挥到极致,创造了另一番令人陶醉的艺术境界。是实写,是自由书写,还是取两者之间的途径,各人应按照自己的秉性、素质、才能和特点来决定,不宜强求。
  白云乡君选择的是实写型的表现方法。这大概和他的生活经历与艺术经历有关,也和他的性格有联系。他出生在农村,自幼家境贫寒,经过曲折的道路,步入艺术殿堂。内向、沉稳的性格,使他逐渐培养出扎实、稳健的画风。他欣赏洒脱自由的绘画表现语言,但他更沉湎于实实在在的描绘,在实写中表现精神。他似乎意识到,这实实在在的描写对他来说,是出自内心感情的需要,是他精神世界“洒脱自由”的表现。当他熟练地掌握绘画的基本技巧之后,更准确地说,在他勤奋地学习绘画写实技巧时,他逐渐为传统绘画的精神以及它的格调、趣味所吸引。接着他希冀追求的,是如何把传统绘画的精神和审美格调与情趣,体现在自己的作品之中。他越来越懂得在传统形态的绘画中笔墨的重要性,光有写实造型的本领还远远不够,只有通过笔墨语言造型,方能形成一幅高质量的中国画作品。因此,这十多年来白云乡在下述几个方面作了锲而不舍的努力。他不懈怠地写生,写各地名山大川,更写自己熟悉的太行大坡。他勤奋地探索传统笔墨语言与实写造型的有机结合,使其在审美格调上融为一体。他作品中线和墨的韵律、节奏,它们所体现的力和美,越来越强烈和越来越充实。在实写美与虚拟美之间,他找到了平衡,找到了契合点,也就是说,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他构思画面时,着重于整体气势;而构建他画面的中心因素不是宏大的景观,却是较为具体的山脊、山坡。他“实”写他眼前的这些平凡的景物,自由地用线和墨块涂抹,竭力造成这些山景有力度的厚重与壮实。与此同时,他在线的曲折与变化之间,在墨的浓淡虚实之间,心情的施展自己的艺术才能与智慧,使实的画面造成空灵感,给予观者更多想像和回味。
  被我们称之为“中国画”的传统水墨画有自已较为独立的审美趣味。在线、墨、色之间,线占主要位置,其次是墨,再其次是色。线、墨、色的交响,构成水墨画的独特的艺术品味。白云乡的笔线遒劲有力,墨色节制有度,与线条巧妙配合,色彩淡雅地点缀画面,更使笔墨生辉。白云乡爱用“满构图”,在饱满的画面上,他以不疲的精力和浓厚的兴致,画山石身上的裂痕与缝隙。他似乎在写这些无声山石的历史沧桑,写我们民族的遭遇与命运。在坚实的山石之间有流动的山气,有飘荡的白云,有挺立的树木,时而也有居住的人家。这是充满生气的山景,是我们这个生生不息的民族栖息的地方,是我们为之动心动情的河山。只有对这些景物十分热爱和迷恋的艺术家,才能给出如此感情真挚质朴的画面。
  中国画的创作需要作者有宁静、虔诚的心态。浮躁是一切艺术创作尤其是中国画创作的大敌。宁静与虔诚的心态来自对艺术事业的执着和对名利的淡泊。从白云乡的作品上可能看出,他是一位有事业心的艺术家。在他取得成功、作品受到社会关注时,他不降低自己作品的格调以满足当前艺术市场的需要。他的每幅画都记录着他探索的历程。他踏踏实实地向他预定的目标前进。只有四十三岁的白云乡,前面的艺术道路漫长,他是一位虚心的艺术家,懂得艺无止境的道理。相信随着他对人生、对自然、对艺术规律的体悟不断加深,他的艺术创造成果将不断发出更加诱人的光彩。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于北京
                   中央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