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乡 | 艺术观点 | 艺术点评 | 在线画展 | 艺术活动 | 联系我们
 
 
走进大山
白云乡
  中国山水画以其特有的语言图式,深厚博大的精神内涵,尤其是它突出的东方文化意味
   傲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独具风采。千百年来,经过历代山水画家的不懈努力,前赴后继,不断实践,完成了对自然景物由“应物象形”到“表意写心”这一质的飞跃。画家以崭新的视角审视自然,大大拓宽了对生活的表现层面。而对表意写心能力的认识和开发的同时,也伴随着其表现技法的创造和成熟。
  生活是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这已被艺术家们所共识。懈怠于斯者,精妙的笔情墨趣在大自然这色彩纷呈、万千气象面前都会变得苍白无力。作为山水画家,走进大山是贴近生活的最佳途径。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我对表现太行山情有独钟,一次次地走进太行,大山的雄浑,大山的博大,大山的孤野和神秘,使我感到了威慑和震憾。还有秋日下的长坡,旷野的掠过一坡坡衰草,渐行渐远,苍苍茫茫。它与峭拔的山崖相比,少了一份险峻,少了一份张扬,但是,它的空灵和恬静,它的厚实和坚稳,它的表面宁静而透过这种宁静所涌现出的大山精神底蕴和巨大的内在张力,不正是我要寻求的一种生命状态吗?恰恰是这种被常人视而不见、闻所不闻的漫漫长坡,更使我怦然心动。徜徉在平淡的、默默的、质朴自然的物象之中,体味这静止与变幻、平凡与伟大,一个个体的艺术生命在这面长坡上得到升华。
  面对大山写生,并不意味着是对自然景物的描摹,有时十天半个月的写生也只是带回数量极少的几张速写,我注重的是心察,是对大山的心灵感悟。面对大山长时间的观察、体味,山体在形成过程中的变化,隆起和塌陷、伸张和削弱、形态和结构、粗糙与细腻、裸露与掩藏,无不显现着野朴与灵性,我在无法与之对话中进行着对话,并努力寻求一种与大山对话的最佳契机,寻找着能表述这一契机的最贴切的语言形式,这是心灵的碰撞与沟通。这一时期我创作了《风雨千年》、《野调无腔》、《岁月无声》等一系列太行大坡作品,颇受同道注目。
太行山就像一部永远读不完的大书,置身于山水之间,悉心梳理大自然的精神底蕴,触摸这莽莽大山的脉博怦动,侧听这一坡衰草的微声低吟,这是一种灵与性的融会,物我皆忘的超然。